关灯
护眼
字体:

夏婠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秋日午后的风,总是格外的凉爽。

    秋风过处,秋叶纷飞,几片落叶,随着秋风,划过那梧桐叶铺成的金色道路,划过别墅的围栏,吹进了雄伟而壮阔的庄园里。

    而就在这盛开着五颜六色花朵的美丽的花圃中央,在那一道镶着花边的太阳伞下,一道窈窕的倩影,就这么坐在圆桌边,那洁白的长裙下,一条腿搁在了另一条腿上。

    膝盖上,还放着本书,她就这么专注的看着那书本,不时的伸过纤细而修长的指尖,在那书籍的边缘一碰,轻轻划过新的一页。

    秋风吹动着她那如云的秀发,几缕发丝划过她的唇边,带起了几分妩媚而浪漫的味道,

    她就伸手到脸畔,轻轻的把头发划到耳后,又继续低头看书。

    她总是会给人一种优雅高贵,行走静坐间,流露出一股贵族少女般的美妙感觉。

    其看似与往常无异,也只是在午后,在这庭院间,悠闲的看着书。

    实则,她却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那微微皱起的眉头,那充满智慧和优雅的眸子里,带着一股抹不开的忧愁。

    那浓浓的忧郁,竟给人一种心醉到心殇的感觉。

    让人忍不住的猜测,是什么事,扰了这么一位绝代佳人的心。

    良久,她轻轻的把书放到了面前的圆桌上,然后拉了拉身上披着的小坎肩,她感觉有些冷了。

    这秋天的风,越来越冷了。

    不过,她又觉得也许不是风冷,不是天气冷,而是,自己的心在冷。

    夏婠婠就这么小手抓着坎肩,抬起如秋波般美妙的眸子,幽幽的看向了远方,明明是如画一般美丽的景象,从那薄薄的诱人红唇中,却是吐出了一份长长的叹息。

    思索间,就从后边,穿过两只大手,环过她的手臂,抱住了她。

    耳畔响起了那温柔的声音,“怎么了,书都不看了,在这唉声叹气的。”

    夏新知道,夏婠婠最喜欢看书了,她有着强烈的求知欲,最喜欢吸收一些新的知识。

    书本占据了她人生中大半的时间。

    “少爷!你出差回来了啊。”

    “不是说,不许叫少爷了吗。”

    “婠婠习惯了嘛。”

    看到夏新回来,夏婠婠是又惊又喜,“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好去接你。”

    “不用,那多麻烦你啊。”

    夏新笑笑,柔声道,“先跟我说说,谁惹你了,怎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

    夏婠婠犹豫了下,还是小声的说道,“少爷,这都一年多了,可是我……依然没什么动静,没能怀上龙种。”

    说着,她还有些丧气的垂下了小脸。

    因为夏家的教育就是,她们身为夏家女人最大的成就,就是怀上龙种,为家主生儿子。

    夏新哑然失笑,“什么龙种,我又不是皇帝。”

    夏婠婠有些固执的回道,“对于婠婠来说,少爷就是我的皇上。”

    “好好。”

    夏新说着,俯下身,在夏婠婠美丽的小脸上香了一口,“没就没吧,慢慢来,我还年轻的很,又不急。”

    这才一年而已啊。

    夏新显然不知道。

    对于夏婠婠过去的教育来说,三个月怀不上,都算久的了,更别说是一年。

    这都是足够被打进冷宫的时间了。

    夏婠婠最大的心愿就是想能有个夏新的孩子,然后,好好过日子,教导孩子成才。

    只可惜……

    夏婠婠还是精通房中术的,理论上,她觉得自己应该有很大的受孕率。

    而且,一年下来,她也是变着法的,讨好夏新,诱惑夏新,两人造孩子的次数,也不在少数。

    可为什么就是没有呢?

    最近,一个奇怪的想法冒出了心头。

    “少爷,你觉不觉得,会不会是因为,我过去坏事做多了,所以老天爷惩罚我,不许我生孩子。”

    夏新就板起脸,轻声呵斥道,“胡说什么呢,哪有这种事。”

    夏婠婠一副难过的表情道,“有的,书上都有说,坏人都是要断子绝孙,要遭天谴的,婠婠过去做了那么多坏事……”

    她觉得老天爷要是想报复自己,只要不让她怀孕,就是对她最大的报复了。

    那会让她一辈子不得安心的。

    会觉得自己很没用,也,对不起夏新。

    夏新轻轻敲了下夏婠婠的小脑瓜道,“你整天坐这,胡思乱想些什么呢,鬼子基因本来就难怀孕,比普通人要难一万倍的,哪有那么容易。”

    “是吗,可我总有一种感觉,是老天爷在惩罚我,毕竟,婠婠坏事……”

    夏新轻轻的制止了她,“好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咱们不是说好的,以后要向前看,向着光明的地方走吗。”

    “……”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夏婠婠觉得事情哪有那么容易。

    像她这样堕入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