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1章 深宫为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要…啊!”

    随着这声压抑的尖叫,阮流烟下意识的将手猛地挥了出去,力道大的刮过了对面之人的脸庞。

    清醒过来的她背上俱是冷汗,一睁眼面前是东方恪阴骛的眼神。许是夕阳西下,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在宫墙处隐约可见。他就这样冷冷的盯着她,左脸脸颊颧骨处一道鲜红的血印子。阮流烟视线所及,先是一愣,立刻从雕花的梨木躺椅起身,却被他按住身子。

    “爱妃可是做噩梦了?”东方恪的语气温柔,方才的那股子阴骛全然不见。

    她的肩膀瘦削,被他按住的肩膀处,薄薄的丝锦料子传来对方手掌的温度,温热却又让人心中发怯。摸不准他是何种用意,阮流烟只得轻点了点头,随后从腰间处取了帕子来去沾东方恪的脸颊,“皇上,您的脸…流血了…”

    东方恪“嗯”了一声,见他没有别的反应,阮流烟小心翼翼的试探道:“皇上来,这些下人怎么也不通传一声好让嫔妾接驾,嫔妾有失远迎,内心着实惶恐…”

    “是朕不让他们通传的。”

    东方恪收了手,肩膀的力度消了去,阮流烟微微安心些。瞥眼望见他脸颊刺眼的血痕,连忙就要叫人,“皇上,您脸上的伤…嫔妾这就叫人拿伤药来,茗…”

    “无需唤人。”

    东方恪薄唇轻启,抢先一步截住了她的话头,“你这里可有药?”

    “有的。”阮流烟点头,就要起身。许是在软椅躺在太久,她刚一撑起身子,就浑身无力的跌了回去。

    想要再次起身的她蓦地感觉身子悬空了,竟是东方恪将她打一横抱起来。虽然他将她抱起,但手下却像是没使力一般,让她有种随时会掉下去的感觉。为了杜绝这种折磨,阮流烟不得不收紧了盘在他脖颈的双手,整个人宛如壁虎吊挂在他的身上。

    好在回了寝房以后,东方恪就将她人放了下来,随后径直走向了那搁置着一方矮桌的软榻坐下。伤药茗月上次收放时阮流烟曾无意中望见记住了地方,不敢再耽搁,她匆匆从暗色的柜子处取了伤药,来到东方恪的跟前站定。

    手中的药盒只比铜钱大不了多少,阮流烟拧开盒盖,里面是一层薄薄的浅绿色药膏,指腹挑染出一点,她躬下身子凑近了东方恪。

    浅色的药膏覆上去,化开以后扑鼻而来的是淡淡的清香。阮流烟全神贯注,没注意到对面东方恪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面部的眼神,终于将伤处都均匀的涂了一层薄薄伤药,她心中松了一口气,直起身子来。

    望了望窗外,外面天色愈发暗了,将歇未歇间多了一种神秘的色彩,已是快临近晚膳时分,阮流烟心中莫名有丝烦躁,皇帝这个时候过来,今天怕是要在这宫内宿下。

    “皇上,现在可是要传膳?”再也坐不住,阮流烟主动询问出声。

    东方恪点点头,手中已经在研磨手中白玉棋子,阮流烟见此福了福身退了下去。

    总管李得诏和她的宫女茗月就在长廊殿外候着,见她出殿来两人连忙上前来。李得诏手持拂尘首先上前作揖道:“奴才参见小主。敢问小主有何吩咐?”

    “李公公不必多礼,”阮流烟略点了点头,“皇上今天留在重华宫用膳,有劳公公准备。”

    李得诏应下,一甩拂尘两手交叠着慢慢退了下去。见他走远,宫女茗月上前一步,从袖中掏出一朱色匣子,打开里面竟是一枚暗红色如红豆般大小的药丸。

    “小主,这月的药已经送来了,你看…”

    收了视线,阮流烟将视线落在宫女手中的匣子上,继而伸出了纤白的手腕。然而她的目标却不是茗月手中药丸,而是靠近长廊处生长的一人多高的不知名的花卉。

    捻住一朵红花的枝头,她神情冷漠,“我还不想吃,先收起来。”

    “小主?”茗月猛地抬头,似是不解她的决定,“皇上他今晚肯定是要宿在这里的,今晚就是距离‘发病’的最后一日,你若是不吃,那…”

    红花毫不犹豫的被白皙的手指从枝头扯下,看到阮流烟动作,茗月攸的噤了声,颔首不再言语。半晌,方听头顶女子道:“放心,死不了人就是了。”

    “殷忠贤想让我以己身获盛宠,助他殷家造势,我偏不会让他如意。至于你,要知道,可有可无的棋子,你茗月首当其冲一个,所以该怎么说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了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