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九四章 携手与共(正文完结)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在做完所有检查确认林尹完全康复了之后,终于得到了萧飏的许可让刘廷霁签字批准出院了。

    在出院的第一时间,萧飏没有给林尹任何反驳的机会,直接把人拖回家了,忙着婚礼的事情所以来晚了一步的谢晖默默又给萧飏记上了一笔。

    等林尹想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因为萧飏一到家就没给他什么说话的机会,直接拐进房间吃干抹尽,仿佛要把这六年里的空白给补上一样,大有一顿吃到饱的势头,直接做到林尹讲不出来话,最后还是见林尹受不了哭了出来才停下来。

    被折腾得筋疲力尽的林尹,由着萧飏伺候了他洗澡吃饭等一系列事情,才昏睡过去,这也就导致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会是在大半夜。

    “糟了!”

    林尹忽然坐起身的举动,瞬间惊醒了萧飏,然而腰部的酸疼让林尹又直接倒了下来,彻底醒过来的萧飏抱着他,抽出手替他揉腰,又心疼又想笑。

    “做什么梦了?”萧飏抱着林尹,顺手调亮了一点床头灯,换了个侧躺的姿势,额头相抵,鼻尖相触,“吓到了?”

    两个人靠得太近,说话的时候也像在接吻,林尹想退一点点,却被萧飏绕过自己颈部的手给固定住了,意乱情迷可以做的事情,不代表清醒的时候也可以不害羞。

    “谢晖之前说过要来接我出院的,可是我忘了等他。”林尹越说越觉得愧疚,“不然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打什么电话!”萧飏直接把林尹扣在了怀里,“都大半夜了,你现在打电话,陆明佑该打你了,不要打扰人家办正事。”

    林尹无语的看着萧飏耍流氓,不过有个事情他觉得有些奇怪,虽然之前萧飏在医院陪着自己聊天的时候也说过,但好像都被他糊弄过去了,这会儿反正也睡醒了没事做,林尹倒是想问问。

    “我想问你个问题。”

    饱餐了一顿的萧飏心情很好,随口说:“问吧。”

    林尹有些犹豫,总觉得问出口有点尴尬,摇了摇头说:“算了,我不问了,睡吧。”

    这下萧飏不高兴了,翻身而起换了个姿势,从两边压住他的双手不让他躲开,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佯装生气的问:“不是说好了以后不再瞒着我任何事吗?”

    林尹想了很久该怎么开口,萧飏也不急,保持着这个让林尹压力很大的动作,等着他开口。

    “你不觉得奇怪吗?”林尹侧过脸不敢看萧飏,“不是叶涵那张好看的脸了”

    虽然这话林尹说得有些没头没脑的,但萧飏还是听明白了,在这个问题上,萧飏觉得非常有必要跟他说清楚。

    “我要是只喜欢那张脸,干嘛不直接去喜欢叶涵呢?反正他就在那,不是吗?”萧飏把问题抛给了林尹,让他自己想明白,比直接告诉他答案来得有用,这个方法六年前萧飏就用得非常熟练了。

    林尹听了萧飏这话认真想了半天,说:“我知道了。”

    知他莫若萧飏,一看林尹这个闪躲的眼神和表情,萧飏就知道他绝对没有跟自己想的是一件事。

    “我爱的人是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或者还要我等多久,我爱的人都只会是你。”

    突如其来的告白带来跟六年前一样的心动,林尹的脸红彤彤的,鼓起勇气抽出手环住了萧飏的脖子,乖乖的送上了一个吻。

    “不会再让你等了。”林尹看着萧飏,表情分外的认真,“萧飏,我爱你。”

    这句话萧飏等了六年,万万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

    萧飏将林尹紧紧抱在怀里一点也不愿意松开,这一刻他期盼了太久,此时此刻他再无所求,只想跟怀里这个人就这样腻一辈子。

    那个夜晚,后来就成了林尹无论如何不愿意回想起来的一夜,太狼狈又太丢人,决不肯承认被萧飏做到昏过去的那个人是自己。

    连着吃了两顿大餐宵夜的萧飏心情很好,如果不是第二天一大早在家门口看到谢晖送来的这两份“大礼”的话,萧飏会开心很久。

    陆思彻和陆思御在看到萧飏第一时间就立刻递了张纸条给他,上面是谢晖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婚礼事情太多太忙了,你帮我看两天孩子,到时候直接带过来。”

    萧飏气不打一出来,他特意把这几天公司的事情都丢开不管,就是想24小时都跟林尹粘在一起,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现在塞给他两个包袱,这该怎么弄?

    “谁来了?”林尹从楼上下来,看到门口站着的两个孩子也是一愣,三两步走了过来,还没来得及知道情况,陆思彻就跑过来扑抱住林尹的腿,完全没有防备的叶涵顺势就往后倒,萧飏在后面赶紧抱住他,这一下扯着昨晚被某人折磨得酸疼的腰,让林尹疼得好半天没缓过气。

    萧飏见状,立刻将陆思御领了进来关上门,把陆思彻从林尹腿上扒下来,牵着林尹坐在沙发上替他揉着腰:“让你躺着还不听。”

    林尹直接忽略他这句话,忍着疼固执的把站在一边可怜兮兮的陆思彻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坐好,问:“怎么回事?”

    萧飏把谢晖写的字条拿给他看,顺便说:“找个保姆来带他们吧。”

    “不行。”林尹摇头否决,他知道谢晖把这两个孩子看得极重,之前都是亲自带这两个孩子,尤其是发生绑架事情之后更是寸步不离,绝不假手于人。如果不是后来事发突然也不会暂时送走,不说保姆不熟照顾不好孩子,就说陆思彻这个怕生的性格,恐怕别人也带不了,况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救过这个孩子的关系,陆思彻非常粘林尹,连带着陆思御也对林尹很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