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章 番外:百合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快到了该起床的时间了,厉夕睡得迷迷糊糊的,一边打着幸福的小呼噜,一边往旁边的热源那边蹭啊蹭。

    蹭着蹭着他就感觉到不对了——旁边这人似乎身体某个部位凸出而柔软,实在……实在不像是一个……男人。

    本来还处在半睡半醒玄妙状态的厉夕打了一个激灵,一瞬间就清醒无比了,他没敢立刻睁开眼睛,而是又小心翼翼磨蹭了一下,确定某个部位不是自己的错觉后,一颗心直直掉了下去。

    ——让他感觉到瞎眼完全无法直视的惨烈事实告诉他,他昨天跟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大胸女人——裸抱着睡了一晚上。

    厉夕此时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他的脑门上都挂上了吓出来的冷汗,飞快思索着可能的情况——根据事态严重性,他把它们分为A级紧急状态和S级紧急状态。

    A1:是先生跟自己开的愚人节小玩笑,虽然现在都是六月了,而且先生三十年内对这种无聊的玩笑从来没有表现过哪怕一丁点兴趣——可能性2%。

    A2:自己昨天跟一个女人开房间裹了被子纯睡觉,卧槽都脱光了怎么可能还纯睡觉又不是抱枕依赖控——可能性3%。

    S1:自己昨天喝醉了睡了一个女人,卧槽明明人家记得很清楚是跟先生亲亲后一块躺在床上的——可能性19%。

    S2:自己昨天被人下了药睡了一个女人,卧槽明明人家就是记得很清楚是跟先生亲亲后一块躺在床上的不过考虑到有可能被喂了药,所以亲亲的那个先生有可能只是自己的幻觉——可能性76%。

    A级紧急状态还好处理,但是厉夕深刻怀疑自己此时已经拉响了S级警报了,打了一个哆嗦,泪流满面地继续思索解决方案——1.撞墙2.上吊3.服毒4.吞金。

    就在厉夕幻想着哪一种解决方案可以让自己这个对不起先生的罪人死得好看一点,免得让事后肯定要帮忙处理尸体的先生觉得反胃恶心,就感觉到旁边的女人动了动。

    厉夕吓得一动都不敢动,却听到那名女士哑声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醒了直接就起来,不用怕乱醒我强迫自己继续躺着。】”

    ——这句话是自家先生常说的,厉夕愣了一下,翻转了一个身看过去,发现裸着身子坐在自己旁边的是一个卷长发漂亮女人——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后他发现,这个女人的五官跟他家先生有九成相似。

    后者迎着他打量的目光,一点没有拿被子遮的意思,揉着眼睛打了一个哈欠,再看看厉夕发现他还在看着“她”,似笑非笑道:“【怎么光盯着我看,又不是没看过。】”

    ——不会有错的,这说话的口吻和方式跟自家先生一模一样!如果说刚刚厉夕还在为自己做了对不起先生的时候而惶惶不安,现在他就被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恐惧给包裹了。

    在厉夕恶狠狠拧了自己胳膊三下确定传来的疼痛感真实无比自己绝对、绝对不是在做梦后,终于忍不住抬手捧着脸颤声问道:“【先生,您为什么变成女人了?!】”

    “【……啊?】”厉晨带着几分新奇地看了看他,一下子就笑了,“【你说得就好像自己不是女人一样,是不是还没睡醒?】”

    他说完后就看到厉夕带着一脸“先生您不要驴我”的崩溃拉开被子低头去看自己的胸部,厉晨隐约看出来了一点什么,虽然觉得这个猜测格外惊悚,却也很配合道:“【别看了,你是标准飞机场,你得用更下面的部位来判断自己是男人还是女人。】”

    厉夕颤颤巍巍往下看去,只一眼就一脸惊恐地把头抬了起来:“【我……我们都变成女人了?!】”

    厉晨此时是真的觉得有几分意思了,摸了摸下巴,侧着脑袋看他:“【怎么,难道你觉得其实我们两个都应该是男人?】”

    “……”难道我们两个不就是男人吗?!厉夕张了张嘴巴,沉默了半天,才突然往他怀里一靠,“【真好,来到这个世界,我跟先生也还是在一起的。】”

    厉夕做这一系列动作其实是为了暗示自己内心要快点接受这惨烈而坑爹的事实,然而肩膀碰到的某个柔软物体仍然让他下意识颤抖了一下。

    他就维持着某种神秘而玄妙的“呐喊”状态,抱着被子蹭着从床上下来,穿衣洗漱顺便帮自家先生系上文胸肩带【抖】,等两人叫了客房服务吃上早餐后,厉夕整个人还没有回过神来。

    厉晨见他还是一副天崩地裂的苦逼脸,深觉有趣,故意露出点黯然神伤的表情来:“【怎么了,难道你爱的不是我,而是我的那条J·J?】”

    厉夕愣了愣,停止了自己在同一片面包上抹第六遍果酱的动作,抬头诧异地看向他,急得从座位上一下子跳了起来:“【这怎么可能!我爱的当然是您,是您这个人啊!】”

    厉晨一脸“我不信我才不信”的痛苦哀伤,默默低下头去。

    厉夕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种样子,都恨不能把心肝脾肺都掏出来表达自己的真心,往他膝盖上一扑,红着眼睛道:“【不是的,先生,我……我就是觉得一时间难以接受QAQ】”

    厉晨眨了眨眼睛,十分自然道:“【所以不过就是我这个人把*换成了MM,你怎么反应那么大?】”说完后一点都看不出来刚刚还一副西子捧心的模样,自顾自吃起面包来。

    “……”厉夕动动嘴唇,又愣了好半天,想来想去都觉得他的话太有道理了,人还是那个人,脸也基本没变,最多就是换了个身体零件,自己刚刚纠结个毛球呢?

    他苦恼地皱着眉头思索这个深刻的问题思索了足足有十分钟——虽然厉夕隐隐觉得在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恋人都莫名其妙性转后觉得难以接受才是最正常的反应——可是自己先生说的一定是对的,刚刚明显就是自己太大惊小怪了。

    厉夕长长舒了一口气,努力把自己的心情调整到“淡定”这一挂上,若无其事站起身来:“【您说的太对...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