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5章 厉夕摊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厉晨在楼下偷笑的时候,史云正坐在自己卧室里面无表情看着厉夕,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其实他也听得出来,厉夕这次来是有准备的,一进来就很干脆得跟他承认了,乖巧得垂着头等着下文。

    到这里一切表现还都很正常,然而在史云问了他一句“那个陈余一有什么好的”之后,整个剧本就变了一个画风,厉夕也不低头装乖了,扳着手指头兴致勃勃给他开始罗列他家先生的优点一二三四五。

    十个手指头数完了还不算,他能往下继续,嘴巴压根就不停。

    史云拉着脸听他眉飞色舞说第十八条“先生走路抬脚的时候,脚尖会不自觉跟着上翘一下,弄得鞋子一鼓一鼓的,特别可爱”时还能忍着,听到第三十八条“先生一见了比自己长得高的人就不高兴,沉下脸的时候脸颊鼓鼓的,特别特别可爱”时终于是忍不下去了,打断道:“我听你数到现在,真正算优点的没有几个……”

    他就纳闷了,吃鱼要让人挑刺,吃樱桃要让人帮着去梗,吃橘子要让人剥皮,这算是哪门子的优点?结果看厉夕的模样,是真的很兴奋,说得两眼放光。

    史云这十几年来从来没见过他露出这种表情,一时间也不忍心跟儿子说重话了,只不过是到了后来实在忍不住才嘟哝了一句。

    厉夕用一种“这些怎么可能不算优点爸你一定在驴我”的眼神看了看他,笑呵呵配合他爹的玩笑:“您说的是,不算优点。”

    史云见他一脸的不以为然,没有再浪费力气强调啥啥“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只是在陈述事实”,想了想无奈道:“那我问你啊,要是换个人——比如说就住我们隔壁的那个陈桃花,她吃牛排也要你把肉切开,你觉得这姑娘怎么样?”

    厉夕一脸嫌弃道:“被宠坏了的玻璃心公主病,她以为她是谁啊?”

    “……”史云动动嘴唇,想到儿子对陈桃花可能有很不好的印象影响了判断,便换了一个人,“那要是小雪呢?”

    这个“小雪”指的是厉夕的堂姐史雪,打小就是个孤儿,十年前跟着史云一道去的美国,现在还在美国待着没回来呢,也是跟厉夕从小玩起来的。

    厉夕的表情缓和了一些:“被宠坏了。”毕竟是自己亲堂姐,他就发扬自己的绅士风度,主动去了“玻璃心公主病”的说法。

    史云严厉地看着他:“可是你刚刚说陈余一这样,用的形容词是‘特别特别特别可爱’。”

    厉夕呵呵一笑:“就是特别特别特别可爱。”他家先生怎么可能跟其他人一样。

    “……”史云终于放弃了垂死挣扎,叹息道,“爸爸也不是那样食古不化的人,你要是真喜欢,那也就这样吧。”

    他们居住的费城同性恋比例在美国各州中也算是高的,史云也是见过不少人,不过是别人儿子这样和自家儿子这样感觉不一样,他才一时间接受不了。

    史云刚开始把人叫上来的时候,是真想跟他掰开来细细谈,但是看厉夕这个样子,他深刻地意识到儿子已经没救了。

    厉夕本来还以为有一场恶战要打,没想到史云这样轻松就放过了他,心中觉得不对,轻声唤道:“父亲?”再开明的父母也不可能跟史云这样轻轻松松没有多少心理压力就接受下来啊?

    史云白了他一眼:“其实这件事儿小雪已经找我谈过了,不过我那时候没有相信她……”

    史雪早几年的时候就跟史云说了,觉得堂弟要么是同性恋要么是性冷淡,让他心中有点数。史云虽然当时不信,但是看儿子从小到大接女同学情书时眉头都不动一下,接男同学情书时也是脸拉得老长,确实也已经在隐隐担心儿子有问题了。

    据说天才或多或少都有些问题,自己儿子也就孤僻点,其他地方都还属于正常人范畴,真到了需要应酬的时候嘴上也能说得出话来,不是那种读傻了的书呆子类型。

    厉夕太正常了,弄得史云一直在发愁,别真是让史雪给说中了,那就太悲催了。他就这么一个儿子,真孤零零一辈子自己过,那史云几十年后走也走得不安心。

    同性恋总好过性冷淡,有个伴一起说说话也算是排遣,仔细想这竟然还算是好事儿。史云想了想,只能无奈叮嘱道:“哦,那看你们这样,我也能放心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