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001 绝望的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正月的午夜里寒风刺骨,但是每家每户的窗户却透着温暖的灯光。今天是大年夜,团聚的人们在吃完丰盛的年夜饭之后,聚集在电视机前观看春节联欢晚会,欢笑声,炮竹声是今夜的主旋律。

    一处偏僻的小巷中,蹒跚着一个瘦削的身影,一头蓬乱的长发甚至将整张脸都全部遮住。单薄的衣物上满是酒渍,并且随着这个人灌酒的动作继续增加着。他身体左侧空荡荡的袖管随风摇摆,唯有的一只右臂握着一瓶劣质白酒,正不断朝着口中灌去。

    当啷!

    见底的酒瓶落地发出一声脆响,独臂人晃荡的身影终于支撑不住,倚着墙面坐倒在地。

    “咳咳...”一阵猛烈的咳嗽,混着血色的酒水通过喉咙被喷了出来,将胸前的衣物弄得更加肮脏。

    风越来越大,甚至还飘起了雪花。独臂人的视线渐渐模糊,脑海中开始不断的浮现着不同画面,那是人在临死前才能看到的记忆——

    ......简单朴素的小屋中,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小男孩,拿着工具笨拙的扫地。旁边坐着一对年轻的夫妇,看着自己懂事的儿子那有些笨手笨脚的动作,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

    ......餐桌上,已经长成少年的男孩将得了满分的考卷递给父亲,父亲看着考卷笑的异常开心,欣慰的勉励着少年继续努力。一旁同样开心的母亲不断地给儿子夹菜,提醒他多注意身体......

    ......捧着一张燕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已经成年的青年欣喜若狂奔回家中。双鬓已经花白的父母看着那张薄薄的纸,激动地老泪纵横。一家人抱在一起,又哭又笑......

    ......夜幕下灯火繁华的燕京,一家三口有说有笑的走在宽阔的街道上,儿子指着一栋高楼对父母说将来会为他们买一处大房子,让劳累的一辈子的父母好好享福,二老搂着已经比他们还高的儿子,笑得异常欣慰。没人注意到,他们身后正驶来一辆超速行驶的跑车,全然不顾已经亮起的红灯......

    ......满是消毒水的医院病房里,因车祸重伤而被左臂截肢的儿子,在昏迷了一个多月之后终于醒来,然而他听到却的是双亲离世的噩耗......

    ......那两个盛满了骨灰的陶罐,让青年的眼泪中都混杂着血水......

    ......父母走了,身体残了,因为无钱手术而留下的病根也在渐渐蚕食着青年的生命。他想替父母讨回公道,想将那个造成车祸的罪人绳之以法!可是现实却给了他一记闷棍...车祸过程完全被颠覆了事实真相:肇事车辆并没有违反交通规则,车主没有责任?!怎么可能!那个人渣只不过有着不小的背景和身份,就这样将两条生命的逝去变得无足轻重......

    ......心有不甘,整整五年的时间,青年拖着残躯不断上访,要求讨回公道,却一次次被执法部门拒之门外。威胁、恐吓,疾病、伤残...青年作为苦主每天过着艰难困苦的日子,生不如死。而真正的罪魁祸首却逍遥法外,灯红酒绿......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起父母的死,想起未报的仇,独臂人仰天怒吼,尖锐的声音像是厉鬼在哭嚎一样,充满悲伤、愤怒和不甘。

    他恨!恨这世道的不公!恨这人心的腐朽!更恨自己连亲手报仇的能力都没有!因为他已经油尽灯枯的身体随时都会倒下,他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带着遗憾与仇恨,死不瞑目。

    心跳的速度越来越慢,青年知道,自己的时间要到了。认命般的闭上双眼,青年期待着去和父母相见。

    “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