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 武穆遗书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谢孤鸿摇了摇头,道:“非也,洪帮主到了这,是为了一尝金国风味,我到这里,却是为了一部书。”

    洪七公问道:“什么书?”

    谢孤鸿道:“武穆遗书。”

    洪七公眉头一皱,道:“武穆遗书,莫非跟岳武穆有关么?”

    岳飞冤死后二十年,宋孝宗用史浩议为岳飞平反,诏复其官爵,禄其子孙。谥武穆,宁宗时追封为鄂王,改谥忠武,所以从此以后人们便尊称岳飞,为岳武穆。

    不过此时洪七公心中却有个狐疑,是因为自己身为丐帮帮主,消息最是灵通不过,却没有听到过任何的风声,却不知眼前这人说的是真是假了。

    谢孤鸿说道:“昔年岳飞率领岳家军奋勇北伐,力图恢复宋朝一统江山。岳家军节节胜利,金兵闻风丧胆。不久,岳飞进兵朱仙镇这个地方,离开国故都汴京已经很近了。岳家军与金兵对垒,岳飞又以少胜多,击溃了金兵的十余万大军。岳飞自然向高宗奏告,说:金兵锐气丧尽,目前已丢盔弃甲,向北逃窜。机不可失,准备进兵汴京,迎回徽、钦二帝。

    然而,他刚刚发出急报军情两日,就已经深知,自己犯了个大错,因为朝廷当中,一向有主战和主和两派。秦桧为首的主和派实力最大,他们打算丢掉淮河以北的国土,与金国议和。岳飞料想赵构接道自己的奏报,必然不会同意,必然会倒向了主和派。再加上秦桧深知自己抗金最为坚定,必然会害自己,可当时,奏报乃是用军中飞马,必然追之不上,于是岳飞立刻将自己一生所学的兵法韬略,写了下来。

    果不其然,待他书刚著成,秦桧就先调一向与岳飞不睦的张俊等将领率部先归,然后以岳飞不宜孤军久留为由,命令他班师回朝。又怕岳飞不听,一天之内竟连发十二道金字牌,岳飞接到十二道金牌,明白乘胜追击已绝无可能,便将所著之书传给一个亲信,让他连夜逃走,找到有缘之人,以图后效,将金人赶走,恢复故土。”

    洪七公也知道这段历史,此时一听谢孤鸿再次提起,不由得叹息道:“岳武穆收到金牌的时候正是节节胜利、势不可挡之时,皇上先是发了一道圣旨:“今大宋已和大金议和,边境无事,即着尔岳飞带领全军立刻回兵进京,加封官职。三军有功将士俱有升赏,钦此”。但“将在外有君命有所不受”,即使是忠心不二的岳武穆当时也“速传各将聚集元帅府大厅议事”,可见其也是心中有犹豫的,怎奈还没议出个结果来,“皇上金牌到”,而且口气也变了:“命你带军即刻进京,不得迟缓!见金牌如见朕面,立刻照办!”还没等回过神来,“皇上第二道金牌到!”“皇上第三道金牌到!”“皇上第四道第五道第六道金牌到!”至第七道金牌圣令已成“再不火速返京即作叛逆论处!”,第八道金牌是“命你速即起身,若再迟延即是违逆圣旨,立斩不赦。”这种架势,谁还挡得牢?何况还摊在岳武穆这个大忠臣头上,于是即刻起身回京,最终被害。哎!金牌的规格是节节提升的,到最后是谁也难以抗拒的了。”

    他说话时,悲愤异常,不过到了最后却变为了无奈,看了眼谢孤鸿,又道:“你说岳武穆心知必死,便将一生所学著成一书,交于亲信之人连夜遁走,以图后报,那书便是《武穆遗书》么?”

    谢孤鸿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当时情况紧急,即便是天纵之才的岳飞也难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成书,因此这书他当时只写了一部分,但好在,行军篇,兵法篇,练兵篇,攻城篇,守城篇,解围篇,水战篇,探马篇等等,他以前就以著成,只是他乃是兵法大家,没有全部写完之前自是不可外露的,但现在知晓自己回去必死,便赶忙将剩余部分匆匆补全,那名亲信,按照岳飞临终前的指点,将这些书合在一起,当时倒也没有名字,后来岳飞被平反,有了岳武穆的称号,我才叫它《武穆遗书》”

    他讲的平铺直叙,没有任何一点声情并茂的意思,可依然听的洪七公心中暗暗称奇,因此听他一说,心中暗道:“那《武穆遗书》现在莫不是在金国皇城?那可是最不妙之事了,金国此时国力正胜,再得了《武穆遗书》那无论是南宋又或者是蒙古诸国,便都要屈服在金人的淫威之下了。”开言问道:“我且问你,《武穆遗书》现时,可是在金国皇宫当中么?”

    谢孤鸿并没有超级记忆力,虽然射雕他原先是看过的,可是现在他只是依稀记得《武穆遗书》好似是被谁给偷了,最后好像是藏在了铁掌帮的某处,可那是好像是之后的事,是以现在他知晓了现在的时间,也是不知道武穆遗书究竟在哪。

    现在说出来,谢孤鸿也只是想让一众抗金,抗蒙之人知道有这么回事,不至于像后来那么盲目了。

    谢孤鸿摇了摇头,道:“没有,我详细查探过金人皇城,而且这等奇书金人得了必然昼夜攻读,学以致用,可是现在却没见金人的军机跟以前有什么变化,想来他们手中是没有的。”说完,略微失望又道:“我也只是偶尔听闻,加上自己遍查史书推测而来,那书想是有的,只是下落却不甚明了,必然是那亲信也生怕出现了披露,隐藏级深之顾。”

    洪七公听了他的话点了点头,道:“谢兄弟将这等秘密告之我,老叫花感激不尽。不知道谢兄弟从何而来,不说别的,单说轻功一途,便是我认识的人中,便鲜有敌手,谢兄弟能否见告?”

    他这样问,自是因为谢孤鸿武艺高强,有这样身手的竟然自己都没听说过,所以才有此一问,甚至他都怀疑谢孤鸿便是那名亲信的后人,但接下来谢孤鸿的一番回答,却让洪七公大吃了一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