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1章 CHAPTER.89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201x年5月21日,晴。

    我今天去参见了苗因也的葬礼,来得人不少。吴峦绪也到场了。他有自首情节和协助警方行为,获得了减刑,缓刑两年。

    王莽这小子,帮了大忙,又立志回学校考法医专业的研究生去了。

    现在天气热了,我把从前总是养死的兰花又种起来了,长得挺好。

    前两天我的抚恤金也下来了,我都给瑶瑶寄过去了。她马上要高考了,这段时间特别刻苦,但她聪明,像你。]

    “辉哥!辉哥!”窗外传来了叫唤声。

    “来了!”旁辉应了一声,看了一眼外面,将手里的钢笔放下,合上了日记本。日记本很旧,用了很久,边角都卷了起来,旁辉合上的时候细心地用一瓶墨水将卷起的边角压住。封面上有两个纤细而敏感的字:沈晾。

    旁辉推了一把桌子,将椅子拉开,扶着桌沿站了起来。他一条腿吃不住劲,要靠手臂的力量才能成功起身,右手大臂凸起了一小块肌肉。他一瘸一拐地走出房间,刚一拉开大门,杨平飞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来了,身后还跟着卢苏麒。

    “辉哥,还没吃饭呐?”杨平飞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冷冷清清的屋内和毫无烟火气的厨房。脸上笑着,心里却仿佛剜掉了一块。

    “没呢。”旁辉微微翘了翘嘴角,后退了两步,给两人拿了两双一次性拖鞋。“怎么又这么老大堆的啊,再摆我这儿可放不下了。”旁辉笑道。

    “嗨,这不,小章也回来了,和小李一起,托我送点慰问品过来,人现在忙得头重脚轻的,让我代表咱们全警队的,过来给慰问慰问。”杨平飞将东西放在桌上,卢苏麒也跟着进来。

    旁辉转过去给他们倒了两杯水,用的都是纸杯。他还没递给他们,两人就双手捧上来接过去了。

    旁辉说:“好几个案子破了,现在队里是该忙些。”

    吴不生一死,像是一团纠结成结的乱麻剪去了那个结,剩余的纷乱的麻绳纷纷四散开来,将一连串无法找到真相的案子都交代了。

    吴峦绪极其配合地上交了吴不生往年来的所有罪证,和苗因也所掌握的一起,提供给了警方。

    p市的造毒据点统统被崛起,一整条运输路线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一连牵动了好几个省,包括沈裴在内的好些贩毒成员被一网打尽。没有吴不生和苗因也坐镇,他们找不到靠山,连唯一的希望吴峦绪都反手提交了罪证,树倒后的猢狲被捞得七七八八,少数几个还在追捕,却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了。

    旁辉看了看桌上的几袋保健品,说道:“这几个不是你们送的吧?”

    “哎……”杨平飞犹豫了一下,“不是,柯晓栋送的,他断过腿……有经验。”

    旁辉沉默了一下,给自己接了一杯温水。用的是个军用搪瓷杯,白色杯身,蓝色的口儿,上面还印着“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字样。

    他曾经和沈晾共用这个杯子。

    “他们仨,前段时间出院了。”杨平飞说。离开医院的舒雷鸣等三人,将面临长期的□□。他们被判刑的时候,朝法官敬了个军礼,离开医院时又给交接的王国行了个礼。王国冷淡地说:“得了,不是军人了,还行什么军礼。”

    柯晓栋神色复杂:“……不会再行礼了。”

    他们让王国带点东西给旁辉,却不敢或是无法亲自站在旁辉面前。

    “建昭,去看过他们吗?”旁辉抱着杯子,平淡地问了一句。

    “没……不过辉哥你放心,他们仨一到医院就抢救回来了,没一个致命伤,都没落下后遗……”李建昭话没说完就被卢苏麒的手肘子猛地顶了一下,顿时放慢了语速,“……好得差不多了。”

    旁辉微微笑了笑,说道:“他宣过希波克拉底誓言*,心里有根弦。”

    屋子里的三个人都沉默了。他们都知道旁辉口中的“他”是谁。

    吴不生离世后,许多案子迎刃而解,试图逃脱罪名的安钦文在吴峦绪提供的证据下,与帮助其获得职称的那位一起被拉下了马。面对铁证,安钦文最终铁青着脸,认罪了。卢苏麒请来的律师在其对沈晾做出的轻微伤害性行为上做出了强烈的质疑,迫使他交代出自己有杀人动机,而这件事卢苏麒出了很大力。

    安钦文没有死。那柄刀没入他的脐上两寸半,将自己的腹部捅了个洞,在抢救之后恢复得很快。他捅入身体的刀像是一柄由手艺精良的法医使用的解剖刀,避开了他的肝脏,贴着肝脏和胃*擦进去,坚硬的刀尖横隔在两个脏器之间,让抢救的医师都感到了震惊。

    卢苏麒对强烈反抗的安钦文说:“沈哥能让吴不生对准自己开枪,为什么没直接让你用刀捅进自己心脏?”

    安钦文神情僵滞,在庭上当他意识到曾经扶持吴不生的那位都摇摇欲坠之后,目光里一片死灰。他说:“我有罪。”

    “安钦文也都交代了,”杨平飞说,“大概过不了多久,王队再不想升迁也得升了。”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