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章 兴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郑州管城,京水两岸的工地非常热闹,旗帜如林,要不是看到了大量的挑夫在进进出出上上下下,大多数粗通行伍之事的,都会以为这里是在练兵。

    京水的大堤上,两边的测绘人员也是忙个不停,几经校准之后,这才选择了一处地方划分片区。

    “这是武汉的分区编组?”

    “陛下,正是武汉来的队长组长,在此组织民壮。”

    “有民壮?”

    “汴口过来还是有力役未除的,这劳役摊派下来,也不伤农事。”

    “那是,八牛犁那物事,着实厉害。”

    李世民也是相当的高兴,如今郑州也算是京畿,从洛阳过来,走弛道的话,一眨眼功夫就能赶过来。

    每天从管城、荥阳出发,前往洛阳讨生活的人不在少数。

    夜里会有夜班车,是过伊水的。只要汜水关卡不查,晚上弛道不比白天来得清净,热闹的时候,车马络绎不绝,都是在京城和郑州两地跑运输物流的。

    常何家中的“凯申物流”,如今已经掺和了一脚郑州往许州的弛道。

    荥泽到汴水的一段板轨,也是“凯申物流”修的,广武山这一代的石料,就是堆积在荥泽、河阴两地。

    若是去郑州,就要用上水力和这一段板轨,然后再转运郑州其他地方。

    比较麻烦的就是黄河本身,前年决口,还淹了一回荥泽,南运河差点被灌一口“黄汤”。

    好在决口很快就堵住,去年就休了大量沟渠,目的倒也纯粹,就是为了泄洪分流。

    遇到高地,直接一路炸,然后再人工开挖,把泥土砂石都清了个一干二净。

    随着大户被清空,一般小老百姓,还真没那个胆子去侵占河道为农田。

    黄河只要不胡乱改道,什么都好说。

    嘀嘀——

    一声急促的哨声响起,李世民看到了一个片区中的劳工,立刻跟着手握小旗子的包干区组长走人。

    工具规拾的很好,都是有专门的区域存放。

    都是相当不错的铁器农具,什么铲子、镐头、钉耙……应有尽有。

    缓坡上,大量的骡马被驱使着,牲口驮着箩筐,力夫挑着担,全看地形需要。

    “杨广当年要是有这等场面,何须天下皆反?”

    很是自得的李世民大马金刀地坐在高处,用望远镜俯瞰着这热火朝天的工地场面。这样的大工程,隋朝换成杨坚来上马,只怕也是要造反的。

    密密麻麻的往来人畜,这时候稍微有点动静,换作当年,还真又是一帮反贼。

    “这郑州的路,是要往南拐一拐的?”

    “管城东南有湖泊,总是要绕一点路。武汉有学者,说是黄河两岸的湖泊填不得,若是黄河泛滥,这湖泊就是河水的去处。所以如今么,中原修路,能绕还是绕一点,总比被河水淹了好。”

    做了不少功课的康德什么都能答上来一点,更何况,洛阳宫是他主持修缮的。工程领域上的事情,他还是能给皇帝老子解惑。

    “往南是修到洧水?”

    “是,往南修到新郑,这就算到头。许州那里,是从长社往北修,过长葛县,然后进入郑州。”

    “逢山开道遇水造桥,着实有气魄。”

    “开山倒是不至于,这造桥却是多。如今许州也开了水泥厂、钢铁厂,为的就是修桥。”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